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左海驿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02|回复: 0

四川江安!强拆冤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17: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白手创业20年左右、身患系统性红斑狼疮弱女子的拆迁遭遇!
城市化进程必然伴随着拆迁,在为了公共利益、经过合理补偿的前提下,拆迁本也无可厚非。但假如以“没有强拆就没有城市化”来理解“公共利益”,理直气壮地称“谁影响发展一阵子,我影响他一辈子”,则显然是对公共利益的无知。拆迁中,政府、老百姓、开发商都有各自诉求的利益点,这原本都很正常。但当这些诉求发生冲突时,诉诸既定的法律,是法治国家的常态。然而,正是在所谓“法律并非一用就灵”、“一切机械照搬法律,同样会犯本本主义的错误”的思维下,在不少拆迁事件中,一些地方将依法行政视为发展的羁绊,甚至不惜以“多快好省”的思维去“良性违法”。 这不,下面就有一个关于住建局在司法部门违法不公判决之后的非法强拆的案件,无奈的房主为了阻止住建局的强拆队伍,不得已采取割腕自杀的极端手段,才得以吓退了拆迁队伍,保住自己的财产,这种良性违法的背后是不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X
休闲庄不幸遭遇非法强拆 房主以死生命相抗情何以堪
据记者走访调查了解:江安县江安镇三星级农家乐——乐靖休闲庄,位于江安县人民政府背面右侧,仅距江安县人民政府约500米左右。乐靖休闲庄业主名叫范时珍,是一位身患系统性红斑狼疮长达十二年左右的绝症弱女子,家住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灯杆山村凤凰咀组。1996年,在党和国家政策的指引和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下,范时珍全家用自己的宅基地和承包地,开办了江安县江安镇乐靖休闲庄,多年来乐靖休闲庄在各级政府政策扶持下立足诚信、守法经营的基本原则,规模逐渐扩大,获得了江安县人民群众的一致称赞和良好的口碑,范时珍更是作为业主多次获得江安县县政府、镇政府两级党委政府的认可和髙度评价!陆续被评为:优秀人才示范岗、优秀产业带头人!2011年经层层申报审批,乐靖休闲庄还被四川省旅游局评为“三星级农家乐”!开办这么多年来,生意红红火火,解决了自身和社会闲散人员就业共二十多人!全家生活过得很幸福!

范时珍用于经营的乐靖休闲庄建筑面积共2100平米左右,一幢600多平米的楼房办理了土地使用证和房权证,后2002年扩建的经营房按相关部门的规定缴纳了土管费、开垦费及办理配套证费用,最后一次增建后又于2010年1月12日接受了江安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的行政处罚。多年以来,县政府有关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在此消费或走动不计其数,从未有人言及系违法建筑,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在悄然发生着……

据当事人讲:自2012年范时珍听她们队长说要征用包括休闲庄在内的这片土地搞房地产开以来,有关人员和部门便强行说其经营多年的三星级农家乐——乐靖休闲庄系违法建筑。据此,江安住建局向范时珍下达了(2013)1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然当事人范时珍不服向江安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可是令范时珍无法想到的是,在诉讼期间法院尚未判决之前,江安县政府就组织国土局、住建局、江安镇政府等各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出动公安干警、特警共约300人左右浩浩荡荡地来到“乐靖休闲庄”,拉起警戒线,准备暴力野蛮强拆。眼看多年含辛茹苦积累的财产即将毁于一旦,于是,危急时刻范时珍在绝望中选择以“自杀”来唤醒有关不明真相的强拆人员,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最终范时珍割到手腕,当时血流如注,强拆人员见状,把其血管死死按住,带队领导看到这个场面,怕弄出人命便撤走了这支野蛮队伍。
法院在尚未作出判决前,县政府就暴力采取了如此野蛮行径,真是相煎何太急!这种野蛮的强拆行为更是与李克强总理强调的“有权不可任性”顶着干!是谁给了县政府相关人员如此大的权利,本是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公仆,转眼间却又成了欺压人民的刀斧手,让人如何能够理解?曾经的披红带花的优秀产业带头人如今却被逼的要自杀,真是无奇不有荒唐至极?
曾经的优秀产业带头人 如今屡告屡败公正何在

据了解:由于住建局下达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漏洞百出,且严重违法,故被法院判决撤销。其后,江安住建局在有关领导的指示下,又换汤不换药地给范时珍下达了(2014)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范时珍对(2014)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仍然不服,又向江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可是这次该院却违背事实依据、不顾历史事实和有效依据,枉法地作出了维持该《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不公判决。范时珍不服向宜宾中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轻描淡写敷衍了事,依然作出了维持原判的不公判决。随后,相继地江安县国土局又向其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对于各类决定书,范时珍均不服而提出起诉,但最后仍以败诉而告终。
首先,根据《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违法行为的处罚时效为两年。正如前所述,范时珍的建筑最后终止于2010年。江安住建局对其认定的“违法建筑”作出的“处罚决定”也已过时效。
其次,征地部门对征收包括我们承包地等在内的村民小组的土地是在2012年9月19日就签订了征地补偿协议,实际在此前早已陆续动用了这片土地,但四川省人民政府对江安县人民政府的征地批文是在2012年9月29日才作出的。这种先占后批,少批多占的明显的严重违法行为,至少在程序上就违法了,按相关法律规定,仅是程序违法,就应依法予以撤销。
但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以上已过行政处罚时效的“处罚决定”和先占后批的征地居然一、二审都得到法院的支持,这哪里还有公道所在?还有一点让人比较疑惑的是,江安县住建局在第一次下达的《责令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被法院依法撤销后,又为何能在短时间内相关行政部门陆续又给当事人范时珍下发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等一系列的决定书,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够在明知道违法的情况下接二连三的步步紧逼,让当事人不得不一次次的奔波于各级法院上诉,而又一次次的败诉。这里面必定有一个很大的阴谋,是住建局、国土局和法院一起串通狼狈为奸吗?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肯定是存在巨大的利益关系。
人们说“法官是公平的象征,正义的化身”。可是在范时珍的事情面前,我们对这铁骨铮铮的豪言壮语怎能不产生质疑与迷茫?是不是正如有的业内人士称:法官在有些案件中,是受制于人,或是为了顾全所谓的大局和稳定,违心地作出了不公的判决。江安和宜宾两级法院对范时珍作出的不公判决,是否也是这样运作的呢?作为执法部门竟然做出如此荒唐的违法行为,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也许这正是一个挖好的大坑,司法部门与行政部门联合挖起的一个大坑,正等着范时珍往里跳,等跳进去了,他们自然也就收手了。在利益的面前,所有人都将法律抛向了一边,如果这里面不存在利益的交割,如果他们给范时珍的补偿合理,也许就不会出现这种强拆事件的发生。
征地部门违法操作超低补偿 法院是何原因不予撤销处罚
据悉:乐靖休闲庄所在的村民小组是2002年就被纳入城市规划区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收农村集体土地时涉及被征收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补偿安置时房屋所在地已纳入城市规划区,土地权利人请求参照执行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补偿标准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同时,各级人民政府和司法部门在组织,协调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中也作出了相应的指导性意见,意见指出:对被征收人的房屋等补偿事宜,要本着以人为本,切实关爱民生,构建和谐、稳定的社会出发,并采取就高不就低的原则进行补偿。
可是,江安县国土局在下达给范时珍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中作出对其房屋的补偿标准是每平方米750元。而对与范时珍同地段的房屋,甚至是比其更差地段的房屋的被征收人的补偿标准均是按照城市房屋补偿标准(3000元)来进行补偿的, 更何况范时珍的房屋是用于经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左海驿站|左海驿站 ( 闽ICP备13003711号  

GMT+8, 2017-6-27 18:35 , Processed in 0.09118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